中新網3月17日電 新加坡《聯合早報》16日刊載《拒不道歉(Sorry for Nothing)》一文,文章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不斷企圖撤回1993年“河野談話”中日軍對“慰安婦”暴行的道歉。他這樣做所想的不是韓國和中國,而是國內的政治對手。正因此,安倍可以說在玩一場危險的游戲,他惹惱了亞洲盟國、讓美國倍感尷尬、併進一步惡化了本已糟糕的中日關係,他完全出於國內原因讓自己和國家陷入到更加孤立的境地。
  文章摘編如下: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再度激起了亞洲各國間的民族對立和歷史仇恨。此次安倍授意由歷史學家組成的委員會重新審查1993年關於二戰期間日本軍事妓院性奴隸問題的正式道歉。最近各色言論明確顯示安倍某些最親密的顧問認為該道歉不合理,因此委員會可能會確認日本從未正式參與賣淫,因此應該撤回其“真誠懺悔”的道歉。
  究竟是什麼變態理由導致安倍試圖做出這樣的結論?
  一位日本歷史學家發現顯示日本軍隊雖然不一定直接參与所謂“慰安所”的經營,但卻直接參与其設立的史料促成了1993年的官方道歉。設立慰安所的官方理由之一是日本士兵大範圍強姦中國婦女引起了當地居民激烈的反抗行動。
  當時日本用盡各種手段將年輕女性送進妓院。但因為無處可逃,進入系統的女性實際相當於奴隸身份。
  這是已經得到正式承認的史實,那麼為什麼要在撤回道歉會讓日本與中韓本已緊張的關係再次急轉直下的時刻又重新拿出來討論?
  如果安倍及其盟友擁有國際視野、深刻瞭解和關註其他國家,那麼重新審視1993年道歉的決策的確有些無法理喻。修改歷史記錄時他們所想的並不是韓國和中國,而是國內的政治對手。
  日本人對本國侵略史意見嚴重分歧是戰後日本在盟軍占領下劃定政治戰線的直接結果。當時的實際占領國美國想把日本社會改造成再次發動戰爭是不可想象的。忠君思想被廢除,雖然裕仁依舊留在王位上。日本教育被清除了所有軍國主義和“封建”元素,包括對武士道精神的正面宣揚。美國制定的和平憲法禁止使用武力。日本戰時領袖在東京接受盟軍法官“反和平”及“反人類”罪的審判。
  多數日本人真心厭惡戰爭和軍事侵略,因此很高興接受這樣的安排。但總有少數右翼分子為喪失民族自豪感、更重要的還有國家主權而倍感屈辱。因為日本的安全將從此依賴於美國所提供的保護。
  這夥心懷不滿的民族主義者其主要領導人是岸信介,也就是安倍晉三的祖父。岸信介的目的是修改憲法、恢複舊式的愛國主義,從而在某種程度上化解美國的教育改革,並恢復日本的主權和民族自豪感。他失敗了,因為多數日本人仍然對帶有軍國主義味道的東西非常敏感。
  直到不久前,在日本教育及部分傳媒界仍然存在著一股強大的左翼力量,利用日本可怕的戰爭紀錄反對任何形式的修憲企圖。但只要左翼用歷史證明自己的政治觀點,民族主義者就拼命反擊,稱戰時暴行的故事被極度誇大了。
  關於臭名昭著的1937年南京大屠殺和日本軍事妓院奴役“慰安婦”的書籍被斥為“歷史受虐狂”或“東京審判歷史觀”。日本左翼被指合謀傳播外國——中國、韓國或美國式宣傳。
  於是就成就了現代版的日本民粹主義:“自由精英”通過偽造日本“解放亞洲”的光榮戰爭史損害了日本民眾道德。因為日本左翼政治的意識形態崩潰像很多西方國家一樣急轉直下,所謂自由派精英已經失去了他們曾經的影響力。結果導致近年來右翼民族主義的聲音變得愈加響亮。
  安倍因此得以任用親信操縱日本全國廣播公司NHK董事會,此人公開宣揚軍隊妓院是徹頭徹尾的私營企業,而南京大屠殺是外國的虛假宣傳。政治掌控、而非歷史真相才是他們的目標。
  日本首相正在玩一場危險的游戲。他惹惱了亞洲盟國、讓美國倍感尷尬、併進一步惡化了本已糟糕的中日關係。他完全出於國內原因讓自己和國家陷入到更加孤立的境地。在一個中國勢力日益占主導地位的地區,他將失去所有的亞洲朋友。
  安倍的所作所為就此演變為極度的乖張。畢竟,被亞洲國家孤立的日本將更加依賴二戰戰勝國美國,而安倍及其民族主義盟友不滿並試圖修改的恰恰是由美國建立的戰後秩序。(伊恩•布魯瑪)  (原標題:在“慰安婦”問題上拒不道歉 安倍在玩危險游戲)
創作者介紹

進口傢俱

uu77uuld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